解放日报:墓碑不语,却镌下共同的信仰

2021-04-04 14:29:55 来源:解放日报

新四军老战士丁焕华生前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和牺牲在战场上的弟弟泉下相聚,而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本报记者 顾杰

 

清明时节,苏岷站在上海福寿园新四军广场前,看着眼前的墓碑沉默不语。奔波28年后,她终于实现了母亲的遗愿——将母亲和母亲的弟弟合葬在一起。

姐姐名叫丁焕华,逝世于1993年,时年93岁;弟弟名叫丁焕时,牺牲于1941年,时年仅27岁。墓碑上的照片里,一位是青葱少年,另一位是耄耋老人,两人拥有同一个身份——新四军战士。

今年3月30日,在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抗日军政大学研究会等多方推动下,这对姐弟的骨灰回归新四军广场。这个跨越半个多世纪不断追寻的故事,终于画上了句点。

 

姐弟双双奔赴延安

1900年12月21日,青浦赵巷丁家迎来一位女孩,取名丁焕华。13年后,家中又多了一个男孩,名叫丁焕时。姐姐带着弟弟读书识字,逐渐长大,姐弟俩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成年后,姐姐为反对家里包办婚姻,毅然离家出走,在大革命思潮影响下,走上了革命道路。1927年,丁焕华从青浦来到上海。

在姐姐的耳濡目染下,革命的火种也播撒在弟弟的心中。1937年,丁焕时先姐姐一步奔赴延安,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几个月后姐姐到达时,丁焕时已从抗大毕业,前往南方参加革命工作,姐弟俩因此擦肩而过。

在延安学习了好几个月后,丁焕华才得知,弟弟已在南方加入了新四军。“母亲说过,她在陕北常常想到弟弟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与日寇厮杀的场面,便越发想要到前线去助他们一臂之力,于是她决定离开延安,到南方新四军中去找弟弟。”苏岷说。

1938年8月,丁焕华离开陕甘宁边区,一路南下,经过4个月的长途跋涉,1938年底,丁焕华终于来到位于皖南的新四军服务团,也找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弟弟丁焕时。遗憾的是,姐弟俩匆匆见完一面后,又不得不再度分别。此后,丁焕华也加入了新四军,并被分配到新四军三支队的战地服务团工作,弟弟丁焕时则被派往莫干山地区,任武康县县长。

经此一别,姐弟俩再也没有相见,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回到上海工作的丁焕华才知道,当时任特委宣传部部长的弟弟,早已于1941年在茅山地区与日寇作战时牺牲,时年仅27岁。

“母亲经常讲起,她最喜欢这个弟弟,得知他牺牲的消息后,母亲有两三个月吃不下、睡不着。”苏岷告诉记者,母亲离家很早,领着弟弟干革命,结果弟弟牺牲,自己却活了下来,她心里一直怀有愧疚。

 

遗愿是和弟弟葬在一起

丁焕时牺牲后,金丹县百姓为纪念这位烈士,在其牺牲地附近的天荒湖边为他建立了烈士墓。新中国成立后,丁焕时的灵柩从金丹迁回老家上海青浦崧泽村,墓碑上刻下“丁焕时烈士之墓”几个大字。

在苏岷的记忆中,每年,母亲都会前往青浦给弟弟扫墓,一年要去好几次。苏岷记得,每年扫墓,母亲总是嘱咐她,自己百年后要和弟弟葬在一起,“生前没能在一起,死后一定要团聚。”

丁焕华的一生落幕于1993年3月18日。苏岷记得很清楚,当天傍晚4点多,她正在给母亲准备晚饭,“老人起身后缓缓转过来,朝我看了一眼,倒在了我的身上,我看到她的眼角流了一滴泪。”那最后的一滴泪,让苏岷想起了母亲生前重复了无数遍的遗愿。当时,弟弟丁焕时的遗骨已迁入烈士陵园,但由于种种原因,姐姐丁焕华却没能实现自己的遗愿。

一晃28年过去,今年2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苏岷得知上海青浦有一处新四军广场,是新四军老战士的长眠之地,她认为团聚的时机到来了,便立刻带着记载有丁焕时革命事迹的《青浦烈士小传》等资料来到墓园,确认身份后,顺利办理了相关手续。

落葬时,苏岷将搜集到的丁焕时照片、回忆其牺牲经过的文章等资料放入墓中。“尽管遇到很多曲折,现在姐弟俩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我总算完成了母亲交代的任务。”言及此处,苏岷流下了热泪。

 

难以磨灭的精神印迹

姐弟俩的人生轨迹多有重合,在他们合葬的墓碑上,一边摆放着抗日军政大学的旗帜,另一边摆放着党旗,中间镌刻烫金小字:从上海到延安,追随信仰;从抗日到解放,不忘初心。寥寥数语,概括了姐弟俩英勇奋斗的一生。

1939年,丁焕华在新四军三支队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抗日军政大学到新四军部队,再到全国解放,她把一生都献给了革命事业。

晚年的丁焕华常常向苏岷回忆往事,她经常说的一个细节是,晚上睡觉时,眼镜不能放桌子上,得摆在枕边,因为很可能因为取眼镜耽误的几秒钟而让自己成为俘虏。

丁焕华去世后,几乎没有给女儿留下任何财产。收拾遗物时,苏岷发现了一叠账单,大概有100多张,“账单上写着很多生病的人的名字和医药费,都是她生前默默资助过的困难人群,但直到她去世后我才知道这件事。”苏岷说。她还告诉记者,母亲生前总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当年那段历史。“她一生从事教育工作,直到去世前,还坚持义务到小学里为学生们上课,讲述抗日战争的历史。”

在大半生的革命生涯中,丁焕华以一己之力保存了大量珍贵的抗战史料,并进行了详细的分类整理。最让苏岷难忘的是,就在母亲去世的前一天,老人在房间里独自整理了一夜的资料。“她拼命整理,把自己的衣橱、书柜统统理好,因为她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留下了一厚摞日记本。”

在丁焕华留下的众多史料中,有21块布条,上面用蝇头小楷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原来,当年,她在战火中将自己的革命经历详细地记载在布条上,并缝在衣服里保存了下来,内容甚至精确到落下了多少颗炮弹。

布条上的部分描述中甚至透着一股令人难以想象的冷静。有一次,丁焕华差点撞见持枪的日寇,便在布条上写道:“抬头瞧之,铜帽黄衣,日本兵正与一老百姓问话,那老百姓呆住了。我急跳转奔跑,在千钧一发之际转了弯,从四棵大树后跳下,跳到一人高低的稻田中,在稻丛里隐蔽。”

苏岷告诉记者,丁焕华去世后,她将母亲留下的156件资料全部捐献给了上海市静安区文史馆,其中就包括母亲冒死保留下的21块布条。

“母亲和她弟弟的根都在上海,我想,把这些见证留在这座城市是正确的。”苏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