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EN

港股:01448.HK

当前股价 5.670

当前访问: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

进入 >         访问集团官网

今日感悟

2016.03.26

Dump => bool(false)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生死两安生死两悦 北京大学清明论坛探讨“生命与死亡”

2018-04-02来源:新民晚报

“美好生活不仅在于物质世界的丰富,更在于精神家园的丰赡,不仅在于生的精彩,也在于死的安详,生死两安,生死两悦。”清明前夕,一场以“生命教育与死亡辅导”为议题的北京大学清明论坛今天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行,来自医学、哲学、生死学、生死教育、殡葬界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借清明节之特殊氛围对生命进行探讨,为中国当代社会的生死教育、生死观念提供辅导和引领。

 

 

该如何面对死亡

 

在当今中国,对比日益提升的物质生活,“死亡质量”依旧无处安放,死亡教育更是廖如空场。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院长周程教授表示,受诸多因素影响,一直以来国人对死亡讳莫如深。死亡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自然状态,如何面对死亡问题是个体生命的必修课程。这也正是本次北京大学清明论坛举办的缘由。

 

北京大学医学部原主任、中科院院士韩启德认为,清明论坛应以生命教育为目标,对国人的死亡观念进行辅导和引领。同时使教育辅导具化为行动,从告别场所、仪式等方面切入,以不同领域结合共进,让人们感受到死亡之际的温暖、常情与安然,最终超越死亡的焦虑和虚无。

 

据中国殡葬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伊华表示,在政府、社会、学界、舆论的多方推动下,中国人关于“生命教育与死亡辅导”的普及可谓正当其时,而教育界、医学界、殡葬界、传媒界都应是生命教育共同体的一部分。未来五年北京大学清明论坛还将持续举办,并不断跨界、跨地域、跨学科运作,主题也将延展至“死亡与艺术”、“濒死现象与死亡体验”、“哀荣与爱的遗产”等。

 

重症抢救是磨难还是救赎?

 

很多人都畏惧死亡,然而当死亡真正来临,人又开始畏惧医疗“酷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表示,人在临终时不能安详离开,反而要忍受心脏按摩、气管插管、心脏电击以及心内注射等等急救措施,即使措施得当,急救成功,往往也不能真正摆脱死亡,很可能只是依赖生命支持系统维持毫无质量的植物状态。现有的医疗手段或许可以延续人的呼吸和心跳,但无法挽救他们有质量的生命。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年人的负担会越来越重,未来平均一个中年人要赡养1.5个老人,而一个常年住ICU老人的治疗经费通常能压垮一家人,导致了“生”无质量,“死”也无质量。安友仲表示,在重症医疗上,不应一味去施救,让病人承受一次又一次痛苦,而应去研究如何更好地保护病人的器官储备,让病人真正得到抢救。

 

缓和治疗让余生更有质量

 

陆军总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中国抗癌协会监事会监事刘端祺指出,让末期病人在没有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回家,与其说是对病人和家庭的巨大挑战,不如说是巨大灾难。因为没人知道,死亡来临之前末期病人会遇到多少不能处理的问题。留在医院坚持,最后的日子多半要在重症监护病房中度过。拖延多少时日,忍受多少痛苦都可以先不算,可人财两空往往是必然结局。这就不难理解,如此绝境中有人会冒着巨大风险求助于“安乐死”。

 

与这三种选择相比,建议推广一种方兴未艾的医疗模式,即缓和医疗。它既不让末期病人等死,不建议他们在追求“治愈”和“好转”的虚假希望中苦苦挣扎,更不容许他们借“安乐”之名自杀,而是要最小伤害和最大尊重的前提下,让他们的最后时日尽量舒适、宁静和有尊严。它主张将死亡视为生命的自然过程,不再首先考虑治愈疾病,而是首先考虑病人的舒适、安宁和尊严,既不加速也不延缓死亡。它与临终关怀不同,它可以适用于疾病早期,与其他疗法,如化疗或放射共同使用以达到延长生命的目的,从而更好地管理并发症带来的所有痛苦。

 

为自己签一份生前预嘱

 

人有决定自己生前生后事的权利,也有决定自己在生命走到尽头时如何离开的权利。但当很多重症病人上急救手术台时,要不要被抢救,要不要承受痛苦,自己并不能决定。刘端祺提出,立下“生前预嘱”也许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生前预嘱是年满18岁的当事人在健康或意识清楚时签署的,说明在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护理的指示文件。它通常是一份表格化文件,当事人对列出的内容进行选择,既可以说明自己不要什么,如临终时的心肺复苏、气管插管;也可以说明自己要什么,如充分止痛、舒适等等。刘端祺表示,现在很多人不知道生前预嘱,以至于他们并不能在生命的最后有尊严的,安心地离开。清明时节,是推广生前遗嘱的好时节。在推广过程中发现,尽管讲的是死亡,我们更希望谈生,怎么生得好,既要生得好,也要死得好。大家都要直视死亡,父母、家人的陪伴是有限的,都会走到终点,这样会更加珍惜和家人陪伴的时间。

 

生前预嘱和安乐死的“误会”

 

法律意义上的“安乐死”,是指病人为了结束病痛折磨,在医生协助下用致命剂量的药物实施的无痛苦致死术。由于“安乐死”涉及了积极致死行为,所以在大部分国家,“安乐死”都是不合法的。但是,一个人通过签署“生前预嘱”来决定自己在病重或临终时要或不要哪种医疗照顾的行为,和法律意义上的“安乐死”无关。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总干事罗点点表示。

 

近年来各文明国家的趋势是制订有关自然死亡的法律,并推动“生前预嘱”成为正式法律文书,所谓《自然死亡法案》(NaturalDeathAct)的精神,就是按病人的自主意愿,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来拖延不可治愈的病人的死亡过程,而让病人以更自然的状态死亡。罗点点表示,虽然我国大陆地区还未通过《自然死亡法案》和其他相关法律,但在中国拥有和使用一份生前预嘱不违反任何国家法律,无论如何选择都是对的,没人有权在伦理道德或是任何层面对此进行评价。

 

(文/图 新民晚报 潘子璇)

福寿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17 Fu Shou Yuan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16662号-5